002437PayPal独立再上市 在中国难突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【编者按】阔别纳斯达克13年之后,在线支付公司P002437ayPal日前正式完成与母公司eBay的拆分,再次独立002437上市。

  阔别纳斯达克13年之后,在线支付公司PayPal日前正式完成与母公司eBay的拆分,再次独立上市。

  2002年,PayPal首次在纳斯达克上市,随后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。在母公司孵化下,PayPal逐渐长成庞然大物,营收即将超过eBay市场业002437务。美国时间7月20日,以收盘价40.47元计,PayPal独立上市当天市值即突破500亿美元,高于当日eBay346亿美元市值。

  对PayPal而言,独立上市意味着更大的自由与空间。PayPal总裁兼CEO丹·舒尔曼在挂牌当天接受采访时表示,再度成为独立公司,将有更大的灵活度和其他电商平台洽谈合作,这种潜在的可能性甚至包括亚马逊。而中国将是PayPal最具战略意义的市场之一,PayPal北亚区副总裁及总经理李立航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透露,借助潜力巨大的海淘市场,PayPal将以全球1000万商户的核心优势吸引中国的C端用户。

  鉴于中国金融政策的限制与eBay的关系,在此之前,PayPal在中国的用户更多集中在eBay卖家与中小企业客户。现在的PayPal更寄希望于中国金融政策的松动,并且首次释放向C端用户加速拓展的强烈野心。这意味着激战正酣的支付市场再添变数,“支付宝、微信支付都是值得尊敬的对手,但支付市场绝对不止几个玩家可以占据。”李立航说。

  重装PayPal

 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,PayPal一直隐身于eBay旗下,但关于它的独立问题早已由来已久。尤其在线支付市场的增长,PayPal一直为自己的归属权感到烦恼。它被认为始终处于两场战争旋涡的中心,一场是场争夺线上交易的控制权,另一场则是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。强烈支持其独立的舆论认为,一个全球性的支付系统没道理屈居在一家拍卖网站门下。

  类似的独立革命实际早已在中国上演,不一样的是阿里巴巴马云亲自操刀了支付宝的分离,独立发展的支付宝如今已经成长为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金服。PayPal的独立还不算晚,一场全球性的移动支付战争才刚刚开始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4年,PayPal处理交易总金额达2350 亿美元,营收80亿美元,其中,PayPal处理的移动支付交易量为460亿美元。目前,PayPal在全球203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.69亿活跃用户。另据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估计,到2017年,每年的移动支付规模将超过7200亿美元。

  独立之后的Paypal与前母公司eBay的关系让外界好奇。据之前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的文件显示,未来5年内,eBay在线市场中的80%商品销售将被导向PayPal支付服务,与当前的水平保持一致。另据丹·舒尔曼证实,独立将意味着PayPal可以自由地选择合作伙伴。据其透露,PayPal将利用手中66亿美元现金进行收购。在此之前,PayPal为了进军国际汇款市场收购了Xoom。另外一项值得关注的收购是,2014年以8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Braintree,Braintree 扩展中的网络所带来的大量数据和交易手续费将是此次收购为PayPal 带来的主要利益。目前,许多大公司都在使用Braintree的服务,包括OpenTable、LivingSocial,也包括像Uber、Airbnb 这样以共享经济概念当红的公司。

  即使如此,Paypal仍然将面对巨大的挑战,它的对手包括苹果、谷歌,以及VISA和MasterCard等等。移动支付上的占比也没有想象中乐观,以2014年处理交易总金额达2,350 亿美元,但移动支付交易量仅为460亿美元。但李立航表示:“增速却非常快,移动支付这一部分的成长是68%”。而与谷歌、苹果主推的NFC技术的近场支付相比,李立航认为主要与其拥有的硬件相关,而PayPal完全是软件,软件的好处在于建立成本低,NFC则需要一个一个去布。

  中国问题

  尽管摆脱了eBay的束缚,并不意味着PayPal能在中国迅速突围。

  “之前因为排他性的合作,亚马逊、京东和阿里巴巴不接受PayPal支付,现在PayPal独立后,我们的发挥空间会更大。”李立航认为。但是在业内看来,这种想法并不那么容易实现。

  PayPal真正的困难在于金融政策的限制,不能在中国大陆开展本地支付,这意味着国内消费者无法用PayPal来支付国内商户的交易,这也是PayPal在中国市场始终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。但是李立航认为,国务院发文外资公司可以申请支付清算牌照,政策层面的松动让PayPal看到希望,“对于拿到执照非常乐观,对国内市场也很有兴趣”。

  只是PayPal想要大规模吸入C端用户并不容易。最微妙的是,在支付宝钱包与微信支付正在上演的从线上到线下的跑马圈地,PayPal还动弹不得。在丹·舒尔曼看来,PayPal不应该被简单地视为一个在线支付解决方案或者网页上的一个按钮。在美国PayPal早已更多地走向线下,在美国本土的星巴克,可以通过PayPal使用手机支付,并且自动收集奖励积分,用的越多意味着奖励越多,免费食品、免费续杯以及免费的数字音乐。你还可以定位正在营业的店,搜索菜单并且向朋友赠送饮品。但是这些显然还没办法在中国国内市场实现。

  而以阿里为例,通过蚂蚁金服往线下扩张的策略是全方位的,将旗下O2O业务打包划拨给拥有支付宝的蚂蚁金服;蚂蚁金服内部梳理并整合资源,组建本地生活事业部去拓展线下商业;阿里和蚂蚁各自出资30亿元共同成立O2O公司“口碑”,再加上阿里集团新任CEO张勇出任银泰董事局主席,主导银泰互联网转型等,这些举动都指向了线下。

  PayPal在中国现在首当其冲的任务是扩大本地影响力,并且吸引到更多的C端用户。比如与银联合作推出了“海购天下”的项目,所有的银联卡可以绑定PayPal,银联卡用户可以在1000万个PayPal商户上购物。“这个数量相当可观,银联卡就有5亿张。”但是一方面,PayPal可能仍然需要更多的办法去出触达消费者,“银行是一个好的渠道,但是一般的消费者也不把银行当作一个消费的工具。我们还需要跟电商等更多的渠道合作。” 据李立航透露,PayPal已经和诸如洋码头等中国跨境电商平台展开合作。另外一方面,PayPal也在尝试进入更多的细分市场。比如个人汇款,中国在海外有30万留学生,可以通过PayPal直接支付学费;中国出境游的游客也可以通过PayPal直接跨境购买机票、火车票。

  现在看起来,像PayPal这样的国外支付公司已经开始曲线进攻中国消费者的移动钱包。在国内,蚂蚁金服的业务范围正在向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拓展,最近更新的支付宝9.0版本更是把触角伸到了本地生活服务以及社交领域。微信支付也在尽可能快地搭建更多的应用场景,生长成基于支付的生活服务平台。这些可能给PayPal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,也带来更多紧迫感。“政府也认为像PayPal这样的公司,在风险管理、服务、诚信方面有优势,我们等待国家的政策开放,非常希望进入这个市场。”李立航说。